当前位置:
问题定义,决定创新的成败
回复 | 人气 | 打印
gchui 个人主页 给TA发消息 加TA为好友 发表于:2019-09-10 14:29:09 楼主

昨天翻了一下6西格玛的材料。读到DMAIC方法时,突然意识到:定义问题是各类创新方法的关键。

image.png

十多年前,有家党报采访我。我对记者说:“如果有人想要一双翅膀飞向蓝天,你不妨给他买张机票”。这,其实就是对问题的重新定义。

 

重新定义问题,是听取用户的声音;重新定义问题,却不盲从用户的声音:因为用户的声音可能不可行。我面试研究生的时候,曾经问过一个问题:“如果你是一个园丁,怎样让这盆花不长烂叶子”。我喜欢的回答是:“在你进入办公室之前,我先过来看一看:如果有烂叶子,就把它剪掉,让你看不到烂叶子”。这其实也是定义问题。

 

我讲创新课,所谓“确定目标”就是定义问题:定义成一个用户尽量能满足用户需求、而又具备可行性的问题。我帮着人家做数据分析项目,每一个问题都是重新定义的。DMAIC的问题定义,应该也会有这种含义。除此之外,6西格玛的问题定义,还要保证问题本身能够“用数据说话”。

 

问题定义不好,即便是可实现的,也可能是个错误的目标。

 

苏联人曾经问NASA:你们什么时候能够把人送到月球?NASA回答说:这决定于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把人安全地接回来。

 

设想一下:如果把第一步仅仅定位在能够把人送到月球上去,就会发现:第二步要把第一步的设计推倒重来。前面的实验和工作都会白做。

 

我见过很多“科研项目”就是这样。我国很多技术原型出来之后,获得了国家的奖励,但就是无法用在现实中。其实就是这个道理:他的原理是可行的,但这个原理用在现实中却是不可行的。这样的技术报奖是可行的、实用是不可行的。

 

我们搞智能化,关键也是要定义问题:要找出技术上可行、经济上有价值、可以利用数字化网络化方法解决的问题。

 

我常说,智能制造有三条鸿沟:战略和战术、管理和技术、OT和IT。这三条沟的危害,就是导致技术可行性和经济可行性分离,就是使得问题定义出现困难:要么不可行、要么没价值。某企业搞了一个华而不实的5G应用,就是因为问题定义出问题啊!

 

彼得.德鲁克说:“做正确的事,正确地做事”。“做正确的事”是前提,“做正确的事”首先就是正确地定义问题。


来源:微信号 蝈蝈创新随笔

作者:郭朝晖

该作品已获作者授权,未经许可,禁止任何个人及第三方转载。


分享到: 关注收藏 邀请回答 回复 举报


楼主最近还看过


周点击排行
周回复排行
最新求助